成都宇华教育(集团)有限公司-凯发app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凯发app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财经新闻

财经新闻

稳增长新方法论②丨货币政策空间还有多大?央行陈雨露“三并重”详解防范化解金融风险
作者:cdyhjy    发布于:2022/05/13   来源:21经济网
摘要:
 5月12日,中宣部举行“中国这十年”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的第三场。中央财办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韩文秀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、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等部委领导出席。韩文秀在发布会上介绍了10年来经济和生态文明领域的重要成就。

时值中国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,市场高度关注中央政府如何应对。在此之前,4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对经济形势及下一步的举措已有定调,但市场对财经部委如何具体执行仍有期待。与此同时,近期金融市场波动加大也引起关注。

从此次发布会释放的信息看,货币政策仍有足够的空间,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将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,并将谋划增量政策工具。市场认为,在美联储加息缩表、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,总量性货币空间相比此前已大幅减少,结构性货币政策的重要性及优先级提升,增量政策工具则可能指向新型再贷款。

对于金融风险化解,陈雨露在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表示,下一步,人民银行将坚持风险防范化解和长效机制建设并重、金融风险处置和反腐追赃挽损并重、提高监管有效性和改革创新发展并重,持之以恒做好风险防范化解工作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

货币政策的空间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70178亿元,按不变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4.8%。该增速较全年目标增速低0.7个百分点。与此同时,3月下旬以来,疫情多点散发,经济发展面临新的下行压力。

5月11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,受新一轮疫情、国际局势变化的超预期影响,4月份经济新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。市场关注宏观政策如何应对。

“在经济工作方面,首先要加快落实已经确定的政策,力争在上半年全部落地。”韩文秀表示,“我国的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和其他政策有足够的空间和多样化的工具,我们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方面有丰富的调控经验,将会进一步加强相机调控,该出手时就会出手。”

记者根据此前央行官员的发言梳理看,货币政策的空间指向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及利率两项重要的总量工具,而且指向下调整的空间。利率方面,这个空间指政策利率和零利率的距离,因为当利率到零后,传统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失效,处于“流动性陷阱”之中。当前中国关键的政策利率——1年期mlf利率、7天逆回购利率分别为2.85%、2.1%,离0利率仍有相当距离。

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主要和历史上比、和国际对比,对比时还考虑到超额存款准备金率的因素。最近三次降准,存准率5%的机构不再纳入,因此某种程度上5%可以视为目前法定存准率的底线。4月降准后,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.1%,离5%仅差310bp。

虽然总量货币政策工具仍有空间,但由于美联储开启加息缩表,中国央行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加剧人民币贬值及资本外流压力,因此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重要性提升。

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,一方面,结构性货币政策具有定向的特征,更适合解决经济的结构性矛盾;另一方面,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激励相容机制,可以精准滴灌实体经济并释放基础货币,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,平衡政策的提前量和冗余度。

陈雨露在发布会上表示,下一阶段,人民银行还会把稳增长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加强跨周期政策调节,加快落实已经出台的政策措施,特别是要积极主动谋划增量的政策工具,继续稳定信贷总量,继续降低融资成本,继续强化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力度,加大对实体经济的进一步支持。

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表示,预计今年央行将采取与2020年初疫情后相似的货币政策操作,通过增加再贷款额度促进信贷投放、缓解疫情冲击、保市场主体,后续增量工具重点关注各类新型再贷款。

据记者梳理,在前期推出多种再贷款的基础上,今年央行已先后推出至少4400亿元再贷款工具,具体包括2000亿元科技创新再贷款、1000亿元交通物流领域再贷款、1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额度以及400亿元普惠养老领域再贷款。此外央行4月26日表示将创设民航专项再贷款,但额度尚未披露。

明明称,各类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预计带动金融机构贷款投放多增1万亿元,参照以往经验,通常在3-6个月内完成投放。从全年的角度看,预计再贷款等工具将有效提高社融同比增速0.3个百分点。 

“三并重”防范化解金融风险 
韩文秀在介绍十年成就时表示,这是扎实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十年。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,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。

陈雨露表示,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,按照党中央确定的“稳定大局、统筹协调、分类施策、精准拆弹”的基本方针,全力做好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。经过集中的攻坚,我国金融体系长期积累的风险点得到了有效处置,金融风险整体收敛、总体可控。

他介绍了几个重要标志:一是金融体系有力支持了宏观经济大局的稳定;二是我国的金融体系始终保持着总体稳健,比如2021年末处于安全边界内的商业银行资产的占比为98.9%;三是重点机构和重点领域的金融风险得到稳妥化解,近5000家p2p网贷机构已经全部停业;四是风险防控长效体制机制建设得到有力推进。

“中国的a股市场经受住了多轮次、多因素外部冲击的考验,债券市场有序打破了刚性兑付,总体平稳运行。”陈雨露特别指出。

此前《金融稳定报告(2019)》披露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时间表显示,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,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,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。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后,未来如何推进相关工作将是焦点。

陈雨露表示,下一步,人民银行将坚持风险防范化解和长效机制建设并重、金融风险处置和反腐追赃挽损并重、提高监管有效性和改革创新发展并重,持之以恒做好风险防范化解工作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个底线。

这其中有三个“并重”。第一个并重中,长效机制日趋完善,比如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,金融委办公室地方协调机制发挥积极作用,中央和地方监管协作得到加强,形成风险处置合力。此外,今年将组建金融稳定保障基金,与存款保险基金、行业保障基金双层运行,筑牢“安全垫”。

“目前我国金融风险防控已经从攻坚战进入常态化,未来国内外形势仍然复杂多变,金融稳定保障基金将与存款保险和行业保障基金形成有效互补,有助于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”李超表示。

从近年的案例看,金融风险爆发的背后往往有金融腐败。而金融行业腐败具有极强的蔓延性,不仅引发金融企业的风险事件,还会向其他领域传染、扩散,对实体经济发展造成冲击,也可能诱发社会问题,因此需要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。此外,金融业保持可持续发展,就必须在金融创新与风险管理之间寻求适度的平衡。


(信息来源:21经济网)